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句子 > 唯美句子 > 基于译者能力论的翻译工作坊教学模式探析

基于译者能力论的翻译工作坊教学模式探析

2019-09-13

谢庆立

摘 要 译者能力论较之翻译能力论是更新的探讨翻译的视角,具有新时代的特征。译者能力论视角将“译者”置于中心地位,强调译者能力的时代性特征,突出翻译的职业化本质,关注翻译的交际性和情境性,重视译者能力习得的阶段性和过程性,这些主要的理念对翻译工作坊教学模式的设计和实施具有宝贵的启示作用。

关键词 翻译能力 译者能力 翻译教学 工作坊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400/j.cnki.kjdks.2018.01.017

A Study of a Translation Workshop Teaching Model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ranslator Competence

XIE Qingli[1] [2], Brendan Bartlett[2]

([1]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at Zhuhai, Zhuhai, Guangdong 519087;

[2] Faculty of Education and Arts, 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 Brisbane, Queensland 4014)

Abstract Compared to translation competence, the concept of translator competence is a new perspective in line with the Information Age to Translation Studies. The guidelines underlying the theory of translator competence include centralizing the translator, meeting the needs of the contemporary era, highlighting professionalism of translation, stressing the communicative and contextualized feature of translation, and recognizing the developmental stages of translator competence, which all shed new light on the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f a translation workshop teaching model.

Keywords translation competence; translator competence; translation teaching; workshops

在当今网络化、信息化的时代,学者们对“翻译能力”的研究已逐渐出现“译者能力”转向,原先“翻译能力”的视角具有抽象化的特征,对翻译教学没有直接的启示作用,而“译者能力”论以译者为中心,体现了翻译时代性的特征,对翻译教学有具有积极的启示作用。翻译工作坊教学模式将工作坊的运作模式引入翻译教学,是改革传统翻译教学模式的有益尝试。本文将译者能力论与翻译工作坊教学模式二者结合,重点探讨译者能力论对翻译工作坊教学模式的启示。

1 从“翻译能力”到“译者能力”

如何界定“翻译能力”,学者们意见纷纭,莫衷一是。Wilss、Harris等学者20世纪70年代开始探究翻译能力,他们持“自然观”,认为翻译能力是双语者具备的先天能力,只要双语能力足够好,便可成为“天然的译者”。[1]至20世纪90年代,学者们开始认为,翻译能力并非双语者“与生俱来”的能力,翻译能力研究开始转向研究其所包含的多元要素,如,Bell将翻译能力定义为“译者进行翻译所须掌握的知识和技能”, [2]认为翻译能力包括译语知识、文类知识、源语知识、世界知识和双语对比知识等五大类知识;[2]Campbell认为翻译能力包括译者的性情倾向(disposition)和熟练程度(proficiency)两个基本要素,前者关乎译者在完成翻译任务时所持有的态度和心理特征,包括冒险/谨慎以及坚持/放弃两个维度,后者涉及译者特定的双语技能,具有发展的可能性,包括词汇语义赋码能力、译语总体能力和词汇转换能力。[3]

21世纪以来,翻译能力“多元要素观”仍然占主流,持“多元要素观”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当属西班牙巴塞罗那PACTE翻译能力研究小组,他们将翻译能力定义为“翻译所需的潜在的知识和技能系统”,[4]认为翻译能力是以程序性知识为主的专家知识,包含相互关联的子能力,即双语能力、语言外能力、翻译知识、工具能力、策略能力和心理与生理要素等六项子能力,其中策略能力尤为重要,处于核心地位,决定译员能否调用其他各项能力、运用各种策略解决翻译问题。[5]国内学者绝大多数也都沿着“多元要素观”的路径,探讨翻译能力,如文军、李红霞认为翻译能力包括实践能力和理论能力,实践能力包括语言/文本能力、策略能力、自我评估能力、IT能力、工具书使用等子能力,而理论能力包括翻译学科知识、相关学科知识和职业素养。[6]值得一提的是,学者们在研究翻译能力各要素时,根据各自研究的视角,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将翻译能力分类进一步细化或者进一步补全的倾向,翻译能力“多元要素观”反映了翻译极具复杂性的现实,也表明译者完成翻译任务需掌握多种知识和技能、兼具多方能力。

Kiraly是首位明确区分“翻译能力”和“译者能力”的学者,他指出“成为职业译员显然得学习特定的技能,以保证能基于原文产出‘尚可的(acceptable)译文,这样的技能便是‘翻译能力,而\‘译者能力则意味着译者能够使用工具和信息去创造达成成功交际的文本,在译语社区里被视为‘好的(good)译文”。[7]从Kiraly的表述中,“尚可的译文”和“好的译文”意味着他认为较之“翻译能力”,“译者能力”更值得推崇,更应该应用于译员培训中;此外,从他的表述中,我们也能看出他既强调翻译的交际功能,也强调译者工具能力和信息能

深度阅读